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工作动态

统一标准认证体系有助于推进绿色金融发展

【 字体显示: 】 【 打印 】     时间:2018-05-17

       伴随着绿色金融在中国的快速发展以及国际社会对此话题的关注度日渐升高,“绿色金融”成为中国新发展阶段的一个关键词。近日,保尔森基金会副主席戴青丽(Deborah M.Lehr)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专访时,肯定了中国在绿色金融方面取得的巨大进展。在她看来,中国对发展绿色金融持有强烈意愿——在G20框架下推动成立绿色金融研究小组,进而将绿色金融扩展为国际议题;另外,在短时间内建立了全球最大的绿色债券市场和碳市场,可以称得上是思想领袖和行动上的“领头羊”。





       绿色金融在我国得到快速发展





       2016年,中国作为G20主席国,首次将绿色金融纳入G20议题。同年,原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审议通过《关于构建绿色金融体系的指导意见》,这是中国顶层设计推动绿色金融发展的强烈信号。





       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成为全球三大绿色债券发行国之一,全年境内外发行绿色债券合计约2500亿元。同期,在境内,有76家机构发行了113只金融债、企业债、公司债、中期票据、短期融资券和资产支持证券(绿色ABS)等各类绿色债券,总规模达2083亿元。





       “由于具有更强的执行力,中国政府的政策和监管框架在绿色金融领域可以对银行等金融机构进行更有力的指导。”戴青丽举例说明,此前,中国设立了7个碳排放交易试点,试点的良好运行为全国统一碳排放市场建设提供了宝贵经验,也使得碳交易标准不仅仅在中国落地,还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推进,变成一种国际标准体系。另外,中国已成为科技金融领域最大的市场,创新模式不断孵化,这方面也可与绿色金融实现很好的结合。其中,蚂蚁金服的蚂蚁森林就是一个典型案例,其已经拥有3亿参与者,是借助金融科技推动可持续发展非常好的模式,且有可能实现商业化。





       标准体系不统一制约绿色发展





       不过,在业内人士看来,绿色金融标准体系还不够完善与统一,是现阶段制约行业从量变到质变的重要因素。戴青丽对此也持认同态度,她认为,这种障碍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如何定义绿色投资、绿色标准以及什么才是可持续的企业。“不同的金融机构对‘绿色’有不同的解读,使其借贷标准产生很多层面上的差异,当然也可能会存在监管套利的行为。”她强调。




“绿色标准的认证是当下迫切需要解决的难题,而这一问题在国际上也还在探索并致力解决。”戴青丽告诉记者,在绿色金融体系中,标准统一的认证体系是判断何为“绿色”的基础。然而,如何定义一个公司是可持续发展的公司以及如何鉴定哪些行业是可持续发展的行业,当下仍然没有统一标准。在她看来,不同行业的绿色标准可能不尽相同,全球是否最终会达成一套统一的标准也尚无定论。但就她所观察到的,在建筑能效方面,中国有机会去制定这个标准。





       当然,在“一带一路”沿线推进绿色金融同样重要,由于投资目标国的国情各异,环境标准不相统一,使“绿色金融”的识别、沟通与管理存在诸多障碍,加大了投资的不确定性,也令这方面的推进速度相对较慢。





       戴青丽认为,中国的政策性银行可以在上述问题上发挥重要作用。“这些银行能够制定其他银行都会追随的标准,而且会使得绿色金融主流化,帮助绿色金融建立成熟的架构。”此外,她还表示,跨国银行需要制定标准,不仅需要自己实践,还要和新兴市场国家的合作伙伴一起推进。就这方面而言,中国金融机构需要设定高标准,不仅要透明,而且要保证标准可以得到执行。





       继续在绿色金融领域发挥重要作用





       对于保尔森基金会而言,将继续发挥思想领袖的作用,为绿色金融的发展出谋划策。另外,也将提出创新想法,比如在绿色金融创新方面,由保尔森基金会和原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共同倡导和推动成立的中美绿色基金就是一个例子。该基金是纯市场化运作的私募股权基金,致力于引进推广美国先进的清洁技术,支持中国向污染宣战,为提高能源效率提供解决方案。保尔森基金会担任该基金的非商业顾问。





       据了解,为进一步拓展绿色金融的工作范围,近日,保尔森基金会宣布成立绿色金融中心,致力于推进市场化解决方案,以支持中国绿色金融市场的蓬勃发展。戴青丽告诉记者,这一动作显示了保尔森基金会对绿色金融问题的关注和重视。据悉,该中心的工作将主要聚焦绿色金融总体发展、中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推动自愿、公平、透明的绿色金融标准、金融科技在可持续发展领域的应用等几大方面。



       来源:金融时报